<dd id="srymg"><delect id="srymg"></delect></dd>
<li id="srymg"><acronym id="srymg"><cite id="srymg"></cite></acronym></li>
<button id="srymg"><object id="srymg"></object></button>
  • <rp id="srymg"><object id="srymg"></object></rp>
    <tbody id="srymg"><noscript id="srymg"></noscript></tbody>

      1. 鯨魚網

        聯手中國郵政落地寄件點,菜鳥裹裹打什么算盤

        2020-12-29 學習 北京商報

        主打寄件服務的菜鳥裹裹與中國郵政達成了一致。12月29日,菜鳥裹裹宣布,與中國郵政速遞物流達成戰略合作,共建5萬個寄件點,打造寄快遞便民網絡。據了解,目前雙方已合作2萬多個站點,覆蓋29個省份、326個城市。流量與網點資源互換,成為兩者的緣起。與“國家隊”牽手,意味著菜鳥裹裹將進一步擴大寄件版圖。與此同時,順豐在寄件賽道中也不遺余力加速布局。盡管企業各自有難題待解,但卻呈現出一致的商業邏輯,即在行業營收承壓的當下,資源共享或成為2021年的破局思路。

        延展下沉網絡

        在中國郵政建內大街郵電局現場,北京商報記者看到,大廳內已經擺放了2臺菜鳥裹裹的自助寄件柜,同時還開設了人工寄件窗口。據菜鳥裹裹現場工作人員介紹,該寄件柜主要提供淘寶退換貨服務,如寄服裝等小件。消費者在完成掃碼、填寫信息等流程后可以使用快遞袋自行包裝。由于寄件柜的空間限制,大件物品則需要通過人工窗口進行寄出。“寄件柜無法自動掃描寄件物品的內容,因此為了防止寄出違禁品,快遞員會定時將快遞拿出進行安檢。”他說道。

        為何選擇在中國郵政投放寄件服務,該工作人員表示,例如在北京,中國郵政的很多網點位于城市的中心位置,能實現全區域覆蓋,大廳面積和人群觸達都較為符合菜鳥裹裹的寄件場景,不過,在鄉鎮市場,消費者對使用自動寄件柜的消費習慣還需要培育。

        對于中國郵政來說,菜鳥裹裹超2億的用戶流量以及淘寶退換貨的高頻寄件需求能為網點再添營收,集聚更多客流。而菜鳥裹裹看重的則是中國郵政網點的資源和覆蓋率。據中國郵政12月29日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,截至2020年,中國郵政的郵政網點數量超過5.4萬個,郵儲銀行營業網點近4萬個,投遞服務點4.3萬處。鄉鎮網點覆蓋率和鄉村直接通郵率為100%。值得一提的是,截至2020年9月底,郵儲銀行服務的個人客戶數量已超6億戶。

        在此次合作中,菜鳥裹裹表示,未來一年將和中國郵政聯手,讓寄件點覆蓋更多城市社區,尤其會在中西部地區、鄉鎮區域加大密度,新增超過3萬個寄件點。

        爭奪快遞觸點

        當菜鳥裹裹不斷延展寄件觸點的同時,順豐也在不遺余力地落點和布局。今年7月,順豐旗下末端服務平臺“驛收發”宣布品牌升級。資料顯示,“驛收發”的運營主體為深圳驛加易科技有限公司,成立于2019年5月。

        北京商報記者在“驛收發”小程序上看到,其不僅提供寄件服務,還擁有代收功能,末端對接的站點既包括便民超市、便利店,也有照相館、彩票站、五金店等。據平臺一位業務運營人員介紹,站點只需要具備一定場地,對快遞業務有所了解就能免費入駐,此外平臺還會針對業務量達到一定標準的站點進行每月的現金獎勵??梢?,“驛收發”正以低門檻和補貼加速圈地。

        一位正在使用“驛收發”的菜鳥驛站工作人員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,目前驛站只使用了“驛收發”的代收服務,順豐件代收為0.6元/件,比通達企業高出0.2元,但業務量較少,每日平均能代收20件以上。

        和順豐在線下廣撒網不同,菜鳥裹裹選擇的寄件觸點更聚焦于快遞驛站,或是具有固定寄件需求的場景如辦公樓等。相較之下,前者能在短期將業務快速鋪開,卻不得不面臨客流和業務量分散、服務專業度參差不齊等問題。而后者雖有淘寶系寄件流量和快遞服務基礎為依托,卻也需解決與快遞企業、快遞員等角色的利益分配,來回答快遞企業對“搶飯碗”的顧慮。

        從數據來看,菜鳥裹裹正向更多快遞網點滲透。在申通東營公司,快遞取件員平均月度增收達到了3000元。以申通來說,截至12月底有近2000個網點接入了菜鳥裹裹業務。而據2019年申通的財報,其獨立網點為3500余家,意味著接入的網點已經超過半數。

        然而,部分快遞從業人士對菜鳥裹裹仍保留微詞。一位資深快遞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,菜鳥裹裹更傾向于選擇加盟制快遞企業的優質網點,加上寄件的利潤空間高于派件,網點老板和快遞員也是以利潤導向為原則,因此企業不可能不擔心菜鳥裹裹對末端網點資源的掌控,但總部對此又無可奈何。

        抱團取暖或成趨勢

        在商業世界,合作與博弈似乎總是相輔相成的。而營收對于快遞行業來說,成為越來越現實的命題。北京商報記者在梳理國家郵政局數據時發現,9-11月,盡管快遞業務量由每月80.9億件增至97.3億件,業務收入從824.3億元攀升至959.4億元,但業務收入同比增速卻從9月的27%下跌至11月的20.4%。

        行業的營收能力正在進一步吃緊。一位快遞從業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,從目前來看,快遞需求很旺盛,www.dhb94.cn,但行業價格戰打得太激烈,增量不增收的壓力仍然很大,明年可能會更困難,而這也會加劇影響末端服務的穩定性。

        面對外部經濟環境和市場競爭,企業間的抱團取暖或將成為2021年的趨勢。12月22日,德邦與韻達簽訂補充協議。內容顯示,韻達將向德邦開放末端網點如韻達快遞超市的系統接口,結合渠道覆蓋需求將末端網點進行互通。

        快遞專家趙小敏認為,菜鳥裹裹與中國郵政的合作提供了一個思路,即快遞資源可以考慮與擁有末端網絡體系的企業例如中國移動、聯通、電信、保險公司或是加油站等進行聯合,共同把蛋糕做大。而快遞企業不僅可以在下沉中緩解末端營業壓力,又能集中分散的客流資源。這樣的合作對各自的業務都是加分項。

        聯手中國郵政落地寄件點,菜鳥裹裹打什么算盤

        文章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