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d id="srymg"><delect id="srymg"></delect></dd>
<li id="srymg"><acronym id="srymg"><cite id="srymg"></cite></acronym></li>
<button id="srymg"><object id="srymg"></object></button>
  • <rp id="srymg"><object id="srymg"></object></rp>
    <tbody id="srymg"><noscript id="srymg"></noscript></tbody>

      1. 鯨魚網

        擁堵附加費、虧艙費……船公司繼續推高運費,只有需求放緩才能解決積壓問題(附圖)

        2020-11-05 海運 海運

        由于港口擁堵和集裝箱嚴重短缺,全世界的托運人/貨主都面臨著巨大的供應鏈挑戰。

        除此之外,讓外貿貨人叫苦連連的還有高運費,以及船公司的各種附加費!

        港口擁堵費

        據悉,新西蘭的奧克蘭港(port of Auckland)是眾多集裝箱航運樞紐中,最新一個受到港口擁堵附加費打擊的港口。

        據地中海航運公司(MSC)報告,船只在奧克蘭港口的停泊時間要延誤10-13天,而且缺乏碼頭工人,情況變得很糟糕,因此將收取擁堵附加費。

        自2020年11月9日提單日期起,MSC將對從歐洲,土耳其和以色列運往新西蘭奧克蘭港的所有出口貨物征收300美元/ TEU的擁堵附加費。

        此外,自同日起,對于從中國內陸/香港/臺灣,韓國,日本和東南亞運往奧克蘭港的所有貨物,旺季附加費(PSS)將收取300美元/ TEU。

        MSC采取這一行動之前,北島港口(North Island port)數月來一直處于危機之中,部分原因是強于預期的旺季,以及疫情大流行開始時需求突然萎縮,這已導致世界各地許多港口出現中斷。

        虧艙費/高箱附加費

        高麗海運收取虧艙費:

        鑒于近期市場頻繁停船導致艙位緊張,及嚴峻的集裝箱短缺形式。高麗海運為加強艙位管理,對目前所有運營航線。開船前窗口期內非船公司原因退載貨物征收虧艙費。

        擁堵附加費、虧艙費……船公司繼續推高運費,只有需求放緩才能解決積壓問題(附圖)

        赫伯羅特宣布歐地線將收取高箱附加費:

        擁堵附加費、虧艙費……船公司繼續推高運費,只有需求放緩才能解決積壓問題(附圖)

        就集裝箱短缺這一現狀,赫伯羅特已經宣布,將從11月15日起,針對40英尺高箱,收取每箱175美元的附加費,適用于中國(包括澳門和香港地區)至北歐和地中海的航線市場。

        各種新費用

        CMA CGM也宣布上調歐洲至亞洲航線的費率,隨著對艙位需求的持續增長,這家船公司還上調了亞洲區域航線的費率。

        CMA CGM公布了從北歐港口到中國以及北亞和南亞港口的各種新運費(FAK)。新的FAK費率如下:

        US$1,150 per 20'

        US$1,450 per 40'

        US$1,450 per 40' High Cube

        此外,達飛輪船還宣布了從11月15日起生效,亞洲到北非和地中海的新價格:

        擁堵附加費、虧艙費……船公司繼續推高運費,只有需求放緩才能解決積壓問題(附圖)

        達飛還宣布了從亞洲到北歐的新費率,自11月7日起生效,適用于干貨、超限貨物(OOG)、空集裝箱和冷藏集裝箱:

        擁堵附加費、虧艙費……船公司繼續推高運費,>>> 鯨魚物流網 <<<,只有需求放緩才能解決積壓問題(附圖)

        此外,從11月1日起,達飛將對干貨、散雜貨和冷藏貨物的一般運費恢復(GRR)分別為:300/20'和600/40',適用于亞洲到西非的輪運,11月15日起適用于亞洲到印度次大陸的輪運。

        港口遭受前所未有的壓力

        澳大利亞各港口正遭受著大量空箱堆積的困擾,估計超過5萬個空箱,特別是在悉尼,最近的罷工行動影響了集裝箱向亞洲的重新定位。同樣,在英國也面臨著空箱的困擾,美國的港口也面臨著擁堵。

        在跨太平地區,赫伯羅特是首家暫停北美農產品訂單的航運公司,目的是將集裝箱重新定位到利潤更豐厚的亞洲出口市場。赫伯羅特表示,整個行業的集裝箱控制系統正面臨“歷史性挑戰”。

        整個網絡的集裝箱可用性和利用率正面臨“巨大和前所未有的壓力”。全球集裝箱物流主管Nico Hecker表示,“我們目前正在經歷‘黑天鵝’事件,在經歷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需求下降之后,40尺柜的需求出現了最強勁的增長。”這兩件事都發生在短短六個月內。”

        擁堵附加費、虧艙費……船公司繼續推高運費,只有需求放緩才能解決積壓問題(附圖)

        文章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