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d id="srymg"><delect id="srymg"></delect></dd>
<li id="srymg"><acronym id="srymg"><cite id="srymg"></cite></acronym></li>
<button id="srymg"><object id="srymg"></object></button>
  • <rp id="srymg"><object id="srymg"></object></rp>
    <tbody id="srymg"><noscript id="srymg"></noscript></tbody>

      1. 鯨魚網

        首批“隨心飛”到期!你飛回本了嗎?

        2021-01-17 國內 民航資源網

        2020年,“隨心飛”產品成為航空業和旅游業的一個亮點,引發了關注和搶購,也引發了不少爭議。首創“隨心飛”的東航在年度總結中寫道:“恭喜隨心飛首屆飛友,畢業快樂。”

        第一批“隨心飛”用戶的體驗如何,會不會買新版“隨心飛”?想買更便宜“隨心飛”的用戶,能等到期待的優惠嗎?

        飛行21次,節省11590元

        去年研究生畢業的趙嘉奇,向記者展示了自己的成績:“我的出行模式是每兩周出去一次,這樣還可以休息一下。2020版的‘隨心飛’一共飛了21次,APP顯示我省了11590元,早就回本了。”

        APP顯示,趙嘉奇2020年“隨心飛”共飛行21次,節省11590元。受訪者供圖

        趙嘉奇會在周六清晨出現在機場,趕早上七八點的飛機,到目的地城市進行兩天一夜之旅,星期日下午飛回廣州。

        雖然時間緊張,但出行最大的意義在于,能夠和女朋友一起看到更大的世界。“我和她各買了一個‘隨心飛’,前幾周她在北京我在廣州,周末會飛去北京找她。9月中旬她來了廣州,我們就開始一起規劃出游。目前去的比較多的地方有上海、成都、昆明等。”在朋友圈里,趙嘉奇每到一地,就會曬出和女朋友的合影,兩個人一起走走停停,他感到很甜蜜。

        在“隨心飛”用戶中,這樣的異地戀故事還有很多。比如和丈夫異地工作的錢貝貝說:“有了‘隨心飛’,我和老公從以前的一年見兩次變成了每個周末都能見面,如果能在今年做媽媽,娃的小名就叫航航。”

        旅客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掃碼辦理登機手續。殷立勤 攝

        目前2021版的“隨心飛”使用期限到2021年6月底。錢貝貝購入了航空公司2021年版的“隨心飛”產品,打算繼續飛。但趙嘉奇卻還在觀望,沒有立刻入手。

        “2021版的‘隨心飛’我了解過了,感覺不是很值。因為把春運排除在外,有大約一個月時間不能兌換機票,要用基本得從3月份開始。我和女朋友打算買下半年的,但是不知道到時候還有沒有這樣的優惠。”趙嘉奇說。

        “去了很多原本沒打算去的地方”

        作為一名旅行愛好者,徐晶晶選擇的是南航“快樂飛”。說起這半年的體驗,徐晶晶最大的感受是:“回本完全沒問題,而且如果不是買了‘快樂飛’,很多地方可能短期內本來都不會去,‘隨心飛’類產品對促進旅游確實有效。”

        徐晶晶在雪場滑雪。受訪者供圖

        “一開始買的是東航‘隨心飛’,但是只能周末飛,滿打滿算也只能待一天半,對我來說限制比較大。”徐晶晶說,“而‘快樂飛’改退甚至比之前自己買票還方便,秒退而且沒有手續費,這樣可以先占上比較難搶的票,不出行的話,再退票都可以。要是自己買票,一般不敢這么干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不過“快樂飛”也有自己的限制。“最多只能定3段未出行機票,要提前四天定,提前四天退,熱門航線要提前搶票,這個需要自己提前規劃好線路。”徐晶晶說。

        徐晶晶最近的一次飛行是前往哈爾濱滑雪。“之前沒有‘快樂飛’的時候,我冬天一般就待在崇禮的滑雪場。不得不說,冰雪之城的體驗還是要好很多的,那邊的滑雪氣氛更濃厚。”

        新的“隨心飛”老用戶還會買嗎?

        根據東航2020年12月31日公布的數據,2020版隨心飛用戶中有大約10%購買了2021版隨心飛,東航稱這批用戶“保研”了。沒有“保研”的用戶,他們怎么看?

        東航年終總結顯示,有10%復購了2021版“隨心飛。”

        去年只飛了四個城市,勉強回本的沈女士表示,今年沒買主要是因為沒有時間。“互聯網公司比較忙,今年轉崗之后加班更多。之前有個朋友約我去打宮頸癌疫苗都沒有時間,更別提周末出去玩了?,F在我的周末只想躺著,像去年那樣,每次都把夜熬穿,真的搞不動。”

        飛了14次的馬思宇今年也沒買“隨心飛”,“一是累,二是沒有收獲太多東西。每次出去都得六點起床,到周天晚上十一二點到家。但這樣也就能待一天半,走馬觀花并沒有讓我得到多少東西,以后還是按照自己的節奏慢慢來。”

        據徐晶晶介紹,她有同事買了“隨心飛”,結果沒什么假期,而且同事自身出行熱情不太大,加上疫情影響不太敢走動,“他的隨心飛就虧了”。

        “這個同事沒時間出去,估計不會再買,我在的旅行群里有人因為時間變動沒去坐訂好的航班,觸發相關條款,‘隨心飛’直接作廢。我自己也沒買2021年的隨心飛,一是因為上半年要好好工作,二是疫情反復,三是我的需求主要是出去滑雪,上半年要過了2月才能兌換,雪季都過了。”徐晶晶說。

        下半年,還會有“隨心飛”嗎?

        民航專家綦琦對于“隨心飛”產品的意義持正面態度。“‘隨心飛’是在疫情突發,航司正常預付票款現金流斷裂的情況下的非常之舉。其實質不是機票,而是打包權益類產品。東航2020年率先推出‘隨心飛’后,其它航司以各種產品名目跟隨推出類似產品。用戶有了‘1次購買、N次飛行’的消費獲得感,航司可以回籠的現金流,可謂雙贏。”

        綦琦同時指出,“隨心飛”產品最大的問題,是稀釋了航司的利潤空間。“比如東航的上海-拉薩航線,一票難求,大部分是產品兌換銷售,降低了航司盈利能力。因此,各航司應該進一步優化產品使用條款,在推廣營銷前講明白使用規則,避免不必要投訴。”

        東航首架進博號主題飛機從虹橋機場起飛。殷立勤 攝

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為了增加現金流,航空公司紛紛拓展產品線。如,東航在“隨心飛”基礎上推出了“隨心住”“隨心行”“隨心食”“隨心購”等一系列出行產品。南航也在“快樂飛”的基礎上,推出了包括“快樂行”“快樂住”在內的套餐。

        除了針對時間、空間進行不同的產品設計,“隨心飛”產品還瞄準了不同的群體。春秋航空和吉祥航空都推出了“兒童暢飛卡”,希望吸引到更多的親子家庭一起出游。國航則推出了“青春權益卡2.0”,服務消費力強的年輕人群體。

        目前航司新的“隨心飛”產品使用期限是上半年,在諸多優惠加持之下,不少用戶關心的是:下半年還會有“隨心飛”類產品買嗎?

        綦琦認為,“‘隨心飛’產品成立的邏輯是航司一定要有低成本的座位供給,相關權益產品才可能在財務報表上有所收益。疫情之下推行‘五個一政策’,大量寬體客機停飛,為航司提供了充分的運力。國際航班一日不恢復,‘隨心飛’產品都有其推出的空間。”

        首批“隨心飛”到期!你飛回本了嗎?

        文章評論